都怪蔡英文拖后腿?为大陆这项成就打call

2017-10-16 06:16

  在今年“十一黄金周”期间,不少国人选择出境旅游:在巴黎塞纳河畔,有游客通过微信扫码订票;在孟买街头,有人用支付宝买印度飞饼;在日本零售店、在泰国街头小巷、在莫斯科地铁……中国的移动支付加速出征海外。

  而纵览全球,移动支付市场还是蓝海一片。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今年初曾刊发题为《相比于中国,美国的移动支付市场看上去像是侏儒》的文章称,市场数据显示,2016年,中国移动支付的规模大约为美国的50倍,这表明,中国的互联网公司,在这一被视为“通往金融科技生态系统康庄大道”的细分市场中,占据了强势主导地位。

  如今,移动支付与高铁、共享单车、网购,已经被称为中国“新四大发明”。然而在中国地区,移动支付却发展缓慢,这也让岛内不禁对大陆移动支付的快速发展羡慕不已。

  不久前,台北市长柯文哲称悠游卡公司申请发行数字悠游卡被“金管会”卡2年,意外掀起悠游卡公司与“金管会”论战。从这场论战中,我们多少可以看出岛内移动支付发展的现状。

  迟至2015年5月3日,“金融监督管理委员会”才出台了《电子支付机构管理条例》,并核准发出5张电子支付执照。不过,监管的口子一开,银行、网商、电信运营商、手机生产商、门户网站等蜂拥而入,推出的各类APP让人眼花缭乱——一类是以搭载NFC技术的手机信用卡为核心的闪付派,另一类是以第三方支付APP为核心的扫码派。一些原本对移动支付抱有很高的期待岛内抱怨称,在还远远不能实现“只带手机出门”,如果不带钱包只带着手机出门,就得下载一大堆APP,并完成各自的注册和账户绑定。就算下载了很多APP,许多地方也还不支持移动支付,算来算去倒不如带信用卡和现金出门方便。因此,虽然2016年曾被期许为“电子支付元年”,但成绩单却不温不火。

  与大陆移动支付的如火如荼相比,移动支付落后,早已是全岛共识。在的电视节目上也经常出现两岸移动支付发展现状的讨论。主持人黄智贤说起自己来到上海的,感叹上海变化之快。来到中餐厅可以用手机点菜、支付,餐厅还有充电宝,扫一下即可充电。籍“”费鸿泰在节目中表示,来到大陆发现边推车卖水果的都用微信、支付宝支付,直呼“天啊,太厉害了”。一些也坦言大陆移动支付发展迅速,并岛内发展缓慢的“pay”成了“呸”。

  那么,岛内移动支付迟迟难以推进的原因是什么呢?据《中国时报》报道,台北市智能支付平台“pay.ei”于6月25日正式上线,只要下载“pay.ei”行动App或上网,便可一键缴纳水费、停车费及联合医院医疗费用,成为全台首创的市政缴费平台。对此,台北市长柯文哲指出,针对这些新创产业,是要管理不是,北会改变作法,不管台怎样,“我们一定会 先走 ,不要被台拖垮。”

  “不要被台拖垮”,柯文哲的担忧不无道理。前不久,工业总会在产业政策中发出:目前的产业面临缺水、缺电、缺工、缺地、缺人才的“五缺”;失能、社会失序、台“”失职、经济失调、世代失落、失去总体目标的“六失”,的投资正极速崩坏。对此,蔡英文在10月10日的讲话中用一句“全力解决中”带过。

  对于的经济,《旺报》曾发表评论文章指出,台对“五缺六失”充耳不闻,令人,企业界以及有能力出走的中高端人才,只能选择噤声,用脚投票。《经济日报》报道则指出,蔡很多不利经济成长的政策,包括“一例一休”、年金、两岸对抗升高等,皆可能持续发酵并民间投资及消费。

  具体到对移动支付的监管上,淡江大学财务金融学系教授李沃墙指出,大陆法规是“先开后缩”,由市场去淘汰;法规是“先缩后开”,监管机构防弊心态过重,阻碍产业发展,业者难以把饼做大。的监管部门应在两点间取得平衡点,给产业发展留足空间。可以从监管方面借鉴大陆发展的经验,此外在商业模式和消费观念层面也可以多向大陆学习。

  事实上,在移动支付工具尚未问世之前,大陆两大移动支付巨头支付宝和微信便先后登岛。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不仅在建立起了数量众多的支付点,也搭建起了两岸跨境电商发展的平台,未来发展移动支付完全可以搭大陆顺风车。